首 页 | 中心概况 | 组织结构 | 研究队伍 | 平台管理 | 合作交流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研究队伍
                                   个人简历

姓名:

董志诚

性 别:

职务:

分子生物分析及遗传改良研究中心副主任

职 称:

研究员

学历:

博士

通讯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兴科路723号

电话:

020-37085863

邮政编码:

510650

传真:

 

电子邮件:

zhicheng_dong@scbg.ac.cn

学习工作简历:
2012-02--今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 研究员
2008-02--2012-01 美国布朗大学Judith Bender实验室 博士后
2004-09--2008-01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Nina Fedoroff实验室 博士后
2003-10--2004-08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与生态研究所 研究助理 1998-09--2003-09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与生态研究所 博士
1992-09--1996-06 上海交通大学 学士
研究领域:
        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从Waddington在上世纪中期创造出这个词汇以来经历了短短半个多世纪的飞速发展,已经发展成一个独立而令人兴奋的领域。表观遗传学,顾名思义是相对于经典遗传学而言的,研究对象是除DNA序列改变之外的可遗传变化。最早在植物中报道,然后在酵母和哺乳动物中发现存在同样的现象。在分子水平上,表观遗传机制包括DNA甲基化,组蛋白修饰,染色体重塑,核小体组蛋白的变种和小RNA介导的基因沉默等,被称为DNA序列之外的第二遗传密码。正是因为表观遗传机制参与了细胞活动的多个方面,其变化也影响到多种生物发育过程和生理现象,比如干细胞的维持与分化,精神分裂症、癌症的形成,生物体对环境的反应等等。
        表观遗传标记的起源和维持机制一直是表观遗传学的基础问题之一。真核生物中,各种表观遗传标记可以在细胞有丝分裂和减数分裂后在基因组的特定位置起源和维持,已有的研究已经发现很多参与这些表观遗传标记建立的酶和辅助蛋白,但是还有很多具体机制有待解答,比如:这些酶或蛋白如何识别相应的染色体位置?细胞如何识别表观遗传标记?信号传导途径是如何与表观遗传途径协同作用?非编码RNA如何介导组蛋白修饰?DNA甲基化与组蛋白修饰在生化上的关系如何?
       基于植物的表观遗传学研究在很多方面走在了其他模式生物的前面,比如反义RNA引起的基因沉默现象首先在烟草中发现。模式植物拟南芥,因其基因组小、周期短、种子多且自花授粉,是很好的遗传材料,很多表观遗传途径得到了鉴定,获得了很多表观遗传的基因组数据。我们希望通过利用模式植物,在回答上述基本问题的同时,在植物基因工程和植物发育与抗逆境胁迫方面有所应用。
承担科研项目情况:

1. 国家基金面上项目“拟南芥组蛋白H3Lysine 9 甲基化酶识别机制的研究”(31271318,经费:75万元,2013-2016,主持人:董志诚

 

2. 国家基金面上项目“拟南芥HYL1 互作蛋白HYC1 microRNA加工代谢中的作用机制研究”(31471165,经费:75万元,2015-2018,主持人:董志诚

3. 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计划)“特色植物资源利用、保鲜及作物遗传改良新技术”(KFG-EW-ST3-118, 经费:100万元,2015-2018,参加人:董志诚

获奖及荣誉:

 

代表论著:

1. He, Y., Chen, Y., Song, W., Zhu, L., Dong, Z., Ow, D.W. 2017. A Pap1-Oxs1 signaling pathway for disulfide stress in Schizosaccharomycespombe. Nucleic Acids Research, 45:106-114. DOI: 10.1093/nar/gkw818.

2. Zhicheng Dong and Judith Bender. Tri-methyl Histone H3 lysine 9 promotes non-CG cytocine methylation in Arabidopsis. (in preparation)

.. Zhicheng Dong and Yan Chen. (2013) Transcriptomics: Advances and approaches. Sci China Life Sci 56: 960-967.

3. Raymond Enke, Zhicheng Dong, and Judith Bender. (2011) Small RNAs prevent transcriptional erosion of histone H3 lysine 9 methylation on silencing targets in Arabidopsis thaliana. PLoS Genet 7(10): e1002350. doi:10.1371/journal.pgen.1002350 (Impact factor: 9.532)

4. Zhicheng Dong, Meng-Hsuan Han, and Nina V. Fedoroff. (2008) The RNA-binding proteins HYL1 and SE promote accurate in vitro processing of pri-miRNA by DCL1.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5:9970–9975. (Impact factor: 9.432)

a) PNAS Cover Story, Comment in: Jian-Kang Zhu, Reconstituting plant miRNA biogenesi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5: 9851-9852.

b) Faculty of 1000. Must read rating.

5. Zhi-Cheng Dong, Zhong Zhao, et al., (2005) Floral patterning in Lotus japonicus. Plant Physiol. Apr;137(4):1272-82. (Impact factor: 6.235)

 

版权所有 分子生物分析及遗传改良研究中心